三七啦啦啦~

啦啦啦,咸鱼一条~( ̄▽ ̄~)~
喜欢被评论哦( ー̀εー́ )
我是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……(๑>؂<๑)

立个flag,要是明天回学校前到了30个粉【没志气】,下周就继续更_(:з」∠)_
咸鱼需要激励了啦。(⑉°з°)~♡

李时珍

槟榔一去,已过半夏,岂不当归耶?谁使君子,效寄生草缠绕他枝,令故园芍药花无主矣。妾仰观天南星,下视忍冬藤,盼不见白芷书,茹不尽黄连苦!古诗云:‘豆蔻不消心上恨,丁香空结雨中愁。’奈何!奈何!
红娘子一别,桂枝香已凋谢矣!几思菊花茂盛,欲归紫菀。奈何常山路远,滑石难行,姑待从容耳!卿勿使急性子,骂我曰苍耳子。明春红花开时,吾与马勃、杜仲结伴返乡,至时有金相赠也。

槟榔:“杀虫,破积,降气行滞,行水化湿”的功效,曾被用来治疗绦虫、钩虫、蛔虫、绕虫、姜片虫等寄生虫感染。由槟榔与乌药、人参、沉香组成的四磨汤主治“七情气逆,上气喘急,妨闷不食”,
半夏:燥湿化痰,降逆止呕,消痞散结。用于痰多咳喘,痰饮眩悸,风痰眩晕,痰厥头痛,呕吐反胃,胸脘痞闷,梅核气;生用外治痈肿痰核。

当归:补血;活血;调经止痛;润燥滑肠。主血虚诸证;月经不调;经闭;痛经;症瘕结聚;崩漏;虚寒腹痛;痿痹;肌肤麻木;肠燥便难;赤痢后重;痈疽疮疡;跌扑损伤

使君子:杀虫消积。

寄生:槲寄生的别名。治补肝肾;强筋骨;祛风湿;安胎。用于风湿痹痛,主腰膝酸痛;风湿痹痛;胎动不安;胎漏下血

芍药:芍药的根鲜脆多汁,可供药用。根据分析,芍药根含有芍药甙和安息香酸,用途因种而异。中医认为:中药里的白芍主要是指芍药的根,它具有镇痉、镇痛、通经作用。对妇女的腹痛、胃痉挛、眩晕、痛风、利尿等病症有效。

天南星:燥湿化痰,祛风止痉,散结消肿

忍冬藤: 清热解毒,疏风通络的疗效。可用于温病发热,疮痈肿毒,热毒血痢,风湿热痹,关节红肿热痛。

白芷:解表散寒,祛风止痛,通鼻窍,燥湿止带,消肿排脓,祛风止痒。

黄连:湿热痞满,呕吐吞酸,泻痢,黄疸,高热神昏,心火亢盛,心烦不寐,心悸不宁,血热吐衄,目赤,牙痛,消渴,痈肿疗疮;外治湿疹,湿疮,耳道流脓。

豆蔻:化湿行气,温中止呕,开胃消食。用于湿浊中阻,不思饮食,湿温初起,胸闷不饥,寒湿呕逆,胸腹胀痛,食积不消。

丁香:温中降逆,补肾助阳的功效。用于脾胃虚寒,呃逆呕吐,食少吐泻,心腹冷痛,肾虚阳痿。

红娘子(虫):攻毒(剧毒),通瘀,破积。外用治瘰疬,癣疮;内服治血瘀经闭,狂犬咬伤。

桂枝:发汗解表、散寒止痛、通阳化气。用于风寒感冒、寒凝血滞诸痛症、痰饮、蓄水证、心悸。

菊花:散风清热,平肝明目,清热解毒

紫菀:温肺,下气,消痰,止咳。治风寒咳嗽气喘,虚劳咳吐脓血,喉痹,小便不利。
常山:涌吐痰涎,截疟。用于痰饮停聚,胸膈痞塞,疟疾。

滑石:利尿通淋,清热解暑,祛湿敛疮。用于热淋,石淋,尿热涩痛,暑湿烦渴,湿热水泻;外治湿疹,湿疮,痱子。用于小便不利、淋沥涩痛等症,可配车前子、木通等品;用于湿热引起的水泻,可配合茯苓、薏苡仁、车前子等同用。对暑热病症可配合生甘草、鲜藿香、鲜佩兰等同用;治湿温胸闷、小便短赤,可配合生苡仁、通草,竹叶等同用。此外,本品外用还能清热收湿,用治湿疹、痱子等,可配石膏、炉甘石,枯矾等同用。

从容(肉苁蓉):补肾阳;益精血;润肠道。主肾阳虚衰;精血不足之阳痿;遗精;白浊;尿频余沥;腰痛脚弱;耳鸣目花;月经衍期;宫寒不孕;肠燥便秘

急性子(种子):破血,软坚,消积。用于症瘕痞块,经闭,噎膈

苍耳子:发散风寒,通鼻窍,祛风湿,止痛。用于风寒感冒,鼻渊,风湿痹痛,风疹瘙痒等症状。

红花:活血通经,散瘀止痛。用于经闭,痛经,恶露不行,症瘕痞块,胸痹心痛,瘀滞腹痛,胸胁刺痛,跌扑损伤,疮疡肿痛。

马勃:清肺利咽,止血。主治风热郁肺咽痛,音哑,咳嗽;外治鼻衄,创伤出血。

杜仲:其味甘,性温。有补益肝肾、强筋壮骨、调理冲任、固经安胎的功效。 可治疗肾阳虚引起的腰腿痛或酸软无力,肝气虚引起的胞胎不固,阴囊湿痒等症。

李时珍男神和他娘子的情书。
自己把所有药材查了一遍,放这里一下,以防以后清手机搞没了。
男神超有才好吗!!!他怎么会这么帅!

我超帅!!!!!【突然发疯(⑉°з°)-♡】

狄芳

#ooc淡定啦~~
梗:死去的人的灵魂会变成一只鸟,回到最亲近的人身边。那只鸟会保留死去的人的习惯,但没有以前的记忆。若最亲近的人在两个月之内认出了死去的人的灵魂,则这个人就可以复活……【大概是这样吧】

    李元芳死了……

    在狄仁杰面前死的……

    前一秒还在笑着的小密探,下一秒,冰冷的箭矢便穿透了他的胸膛。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,刺伤了治安官的眼…

    李元芳死了……

    因为狄仁杰死的……

    这次行动是治安官疏忽了,没料到敌人还留了一手。他的小密探迅速反手甩出一枚飞镖,精准地打落了那枚暗器,对他狡黠一笑。可未等治安官放下悬着的心,一支利箭便穿透了小密探的胸膛……

    李元芳死了……

    在狄仁杰怀里死的……

    “对…对不起…狄大人……看起来…元芳不…咳…不能再陪着…大人了…"一向冷静的治安官终于慌了神,把小密探搂在怀中,经历过无数生死的他,双手竟第一次不住地颤抖。“等着!大夫马上就到了,不许闭眼,看着我!"。

   治安官的手紧紧按着小密探的胸口,似是想堵住那血流不止的窟窿。可鲜红的液体还是倔强地从治安官的指缝间钻出。一条条狰狞的血蜈蚣,顺着治安官的手臂蜿蜒爬下,汲取着小密探的生命……

  “希望大人…可以替我……带…弟妹它们。咳咳…若问起…我。就说…说我去一个很远…的地方,做…任务了吧…”。“本官不会,不可能帮你,你自己带!闭嘴!你会活下来!"治安官第一次对小密探发这么大的火,怒吼着。

    小密探却只是笑了,一只手颤抖着抬起,似是想抚上治安官的脸。“真是……对…不起呢。最后…还把大人…衣服弄…脏了……"小密探胸口流出的血已经染红了那洁癖治安官胸前的衣服,声音也不可抗拒的渐渐弱下去。“别,别走…我求你了……”治安官紧紧攥着小密探的手,从未有过地哀求。

   “……大人,我…喜欢你呢……”手终是垂下,琥珀色的眼睛也终不会再睁开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话本里的倾盆大雨,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冲刷着一切。有的只是夏日清凉的夜风温柔地吹着,却让狄仁杰仿佛在冰川之底般冰冷。如水的月光,不紧不慢地流过树梢,一如狄仁杰与李元芳初见那夜,但却不会有了再见…

        支援早就到了,干净利落的清理了那些余党。虽是结束了,他们都只是默默整齐地站在一旁,无一人出声。寂静的小巷只回荡着狄仁杰的呜咽,如野兽的悲鸣……

    天空终是泛起了鱼肚白,狄仁杰低着头,轻轻地,温柔地抱着一个瘦小却冰冷的身躯,缓缓站起。不知在对谁说着:

    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

TBC
【只要我能忍住不坑的话(๑>؂<๑)】

狄芳【武则天视角】

#ooc依然是我滴~~
3
    【朕的亲娘诶!狄闷骚竟然真的有喜欢的人!!虽说不愧是爱卿,隐藏的那么好。不过想逃脱朕的法眼还早着呢!不过,这个消息还是真有点小惊吓度的,狄闷骚还真会喜欢别人!朕还以为他真的只是个工作狂咧。
    等等,不会就是那只小密探吧?这么快?!朕还没当过助攻嘞。
    不过看狄卿犹豫的样子,神情也有许些激动。这朕还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狄卿应该也原以为自己是直的吧。再加上昨天暗卫听见的,还真有可能。毕竟,现在的观念大部分还是挺传统的。
    没错,肯定是这样!朕怎么这么机智!
    今天就要见小密探了~兽耳小正太,嘿嘿嘿……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!】

    李元芳在殿外等了好久好久,最起码他是这样觉得的。他在一颗殿旁的大树上用了一个多时辰,看着天上一大坨云慢悠悠,晃悠悠地飘过了不到半个皇宫,可女帝和狄大人他们的早朝现在没结束。要不是狄大人说今天女帝要召见他,非让他这么早起床,他现在还在那软乎乎的被子里窝着呢。

     李元芳一想到他那暖和和的被窝,就更不爽了。“我为毛也要来这么早?真的是……”他一边碎碎念着,一边又从旁边的树杈上揪下一片叶子,“要不是那个狄扒皮管着工资评定,我才懒得理他呢……”元芳抱怨地是如此认真,以至于那一群大臣鱼贯而出都没注意到。不过女帝也是调教有方,一群大臣鱼贯而过的声音和风扫落叶也没啥差别。

      于是,狄仁杰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自家的密探一边躺在殿旁的百年御桑的树杈上碎碎念,还一边揪着御桑的叶子,再任由它旋转着飘到地上。看着地上那一大片并不像因为枯黄凋零,甚至可以说是青翠的叶子,和李元芳旁边那个光秃秃的树杈,狄仁杰思考了一下李元芳的工资评定,是该改改了……
 
   “李、元、芳!”

    突然一个声音从身下炸开,吓得李元芳一个激灵就从树上滚了下来。

    “嘿,嘿嘿。狄,狄大人。”李元芳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笑了两声,挠了挠头。“狄大人应该没有听见我刚才说了啥吧。”李元芳心虚地想着。

    “狄大人,结束了吗?我们走吧,女帝应该……"李元芳一边小心翼翼地向狄仁杰方向挪动,一边悄咪咪地观察着他的表情。

    “等一下。”狄仁杰突然打住,吓得李元芳小心肝一颤。

    “先把你身上的土拍拍。”狄仁杰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 李元芳轻呼了一口气,乖巧而认真地好好拍了拍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 “走吧。女帝应该在御书房等着了。"狄仁杰转身带路。
 
   李元芳稍稍歪了一下头“看起来是没听见喽?”他开心一笑,小跑跟上狄仁杰,耳上的铃铛落下一串清脆的声响。
 
   御书房——

    武则天坐在凳子上,柳眉微皱,双手握拳撑在桌子上,似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 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家伙一会就来了,怎么办?朕怎么办?朕应该温柔点还是严肃点?啊啊啊啊……朕为毛这么紧张啊啊啊??这算小激动吗?这,这不符合常理啊!
    好,好激动,好兴奋。有种要见偶像的感觉…… 朕,朕吃狄芳!
    啊啊啊啊啊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……朕听见脚步声了!】

    门口小太监尖细的轻轻嗓音传来:“狄大人请见。”

    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 李元芳低着头跟在狄仁杰身后跨过朱红色的门槛,结果狄仁杰突然停下。李元芳差一点儿就没刹住车,撞上他的结实后背。他一脸懵逼地偷偷抬起点头,看向狄仁杰:只见他双手交叠,弯下身子,说道:

    “微臣参见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”

   李元芳赶紧照葫芦画瓢地弯下身子,

    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 “免礼”

    狄仁杰进门前刚跟李元芳强调过礼节,然而李元芳却一紧张又忘了。“完了完了完了!这下得被狄大人扣好多工资了,而且女帝对我的印象一定很差……”想到这儿,李元芳的大耳朵不由自主地耷拉在了下来。

   “李元芳,是吗?”

    “在!”

    被武则天点到名字的李元芳马上立正,认真看向她。琥珀色的大眼睛望向女帝,本来耷拉在身后的大耳朵“扑棱”一下立起,还带动了一串清脆的声响。因为这儿严肃的气氛,搞得李元芳莫名其妙的紧张,平日像盛着蜜糖一样眸子此时盛满了认真,肉嘟嘟的小嘴巴也微微抿着。

    【好,好可爱。】

    “噗嗤” 武则天笑了出来。

    “朕看起来很凶吗?怎让你如此紧张。”似是捂嘴掩笑的武则天,却不留痕迹地用袖子抹掉了从鼻子里流出的某些可疑红色液体。

    李元芳有点懵逼地看向了狄仁杰,却看见平日严肃的治安官此时也在望着他,只是平日冷峻的面庞上,此时却带着一抹似是无可奈何却又温柔笑意。

    李元芳感觉自己的小心肝莫名“噗通”地跳了一下。

    而武则天注视着这幅画面,感觉自己的小心肝已经在“噗通噗通”地跳个不停了。
 
   【宠溺啊啊啊啊!狄卿干得漂亮!没想到你撩妹,呸,撩汉还可以啊。不过作为单身狗,朕觉得受到了暴击啊!可以索取精神损失费吗?!】

    “咳。”两人的视线终于回到了武则天身上,“元芳,朕今天是想找你聊聊。”

    “嗯,好啊。”李元芳没怎么想就答应了。

    而武则天撇了一眼狄仁杰,狄仁杰便已明了。

    “府上事务繁多,若无微臣什么事,微臣便先行告退了。

    “诶?可…”

    “去吧。一会朕亲自安排人送李爱卿回去。”

    “但是…”

    “那,微臣告退。”

    “那我…”

    然后,李元芳便被一脸懵逼地留了下来。

    没有了狄仁杰,感觉到孤立无援的李元芳更紧张了,悄悄咽了一口口水,看向凳子上威严的女帝。

    “嗯……那个……我们,聊啥?”

    ………

    狄仁杰出来后就在一直思考:女帝找李元芳有何事?真的可能只是谈天吗?难道我还有没有调查清的?李元芳是魔种卧底的几率真的很小,难道还有何纰漏?为何要支开我?………又或者,女帝知道我喜欢——了?

    “不可能不可能。”狄仁杰挥挥手想打散自己的想法,但却是无用功,他无法停止思考。“没有人知道的,除了——李元芳。他看到了,但他不会告诉别人的。对李元芳这点了解,他还是有的。难道是女帝察觉了什么,想试探他是否知道?果然上次还是被察觉到了吗?她会怎么想……”
 
   各种问题纠杂在狄仁杰脑中,扭成一个牢牢的死结,让他脑子里涨得难受。

    算了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 结果,狄仁杰发现这次真的只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 武则天真的只是和李元芳谈天说地,家长里短的聊了一个下午,李元芳如果对他说谎,他还是挺轻易便能看穿的。女帝似乎很喜欢李元芳,回来的时候,还让他带了点御膳房的点心。
 
   “你很喜欢这种小点心?”狄仁杰看着自家吃的不亦乐乎的小密探问到。

    “嗯啊。”李元芳吃得一脸幸福,“大人你要吗?"说着,便举起了一块精致的荷花酥,“真的很好吃哦!”

    “不了。”狄仁杰摆摆手,“你吃吧,我向来不太喜欢这些甜食。”
 
   “好吧。”李元芳把荷花酥塞进嘴里,“真可惜。狄大人,你这样会错惜好多美味的。”李元芳又舔了舔爪子上粘着的碎屑,“不过还是糖葫芦最好吃。”
 
   “剩这么多?”

    “嗯。”李元芳小心翼翼地拿手绢把剩下的点心包好,揣进怀里,“剩下的要给弟弟妹妹带回去,他们一定很喜欢!”

    看着眼前少年灿烂而认真的笑颜,狄仁杰好像体会到了李元芳为什么能那么快俘获狄府老老少少的心……

    第二天,
 
   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,女帝又请狄仁杰到御书房聊了聊。可这次却是女帝语重心长地和他聊了一些家长里短,比如说:李元芳的一些喜好?

    我们的狄大人第一次没有弄明白女帝的用意。

    走时,女帝似乎还给了他一个加油的眼神。跟了女帝这么多年的狄仁杰,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会错意了。

作者有话说:
    作者没啥好说的啊_(:з」∠)_
    好吧。
   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,希望大家喜欢就好啦~~~~( ̄▽ ̄)~~~~

一直超级喜欢十万个冷笑话的!追了贼久贼久了!它制作精良,画风优美,是一步感人至深的好动画!【请回顾匹诺曹】
但就是很喜欢了啦,剧情一直很有趣,画的也很好看,反正就是超级超级喜欢了啦!

狄芳【武则天视角】

    #啦啦啦,先说好ooc属于我,谁都别抢!
    朕,武则天,是历史上唯一的女皇,更是这盛世之主!

    ……还是个腐女…       

    朕有个亲信叫狄仁杰,虽说他工作兢兢业业,一丝不苟,这很好。但狄卿的感情史却似乎一片空白……狄卿为这大唐盛世也是付出良多,若狄卿因忙于工作独守终生,朕可会过意不去啊。是男是女,是人是妖好歹给朕点念想啊……
1
    【那夜之后,那小魔种成了狄卿的新密探。虽说隐约看到了是个兽耳少年,但毕竟是魔种,不可掉以轻心,相信狄卿也是明白这点的。
    挺好奇,他是如何能说服狄卿的。
    让探子调查了一下,李元芳,有弟弟妹妹在长安城,不太可能是间谍。为了保险起见,那少年以贴身密探的理由放在了狄卿身边,又赐给他的弟弟妹妹一套院子,毕竟有个把柄在手也可放心些。
    不过仔细想想…兽耳少年啊…可爱…说不定,狄卿的桃花要开了。】
2       
    【今天准备试试狄卿的口风,若是狄卿有好感,那朕帮着撮合撮合也不是问题,嘿嘿嘿嘿……
    咳咳咳,朕这是为了狄卿的终身大事着想,是的,就这样而已。】

    早朝后,御书房。

    武则天慵懒地斜靠在椅子上,一只手撑着头,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那雕花檀木桌,寂静弥漫在御书房中,只有那一声声清脆提示着时间的流逝……

    “皇上,可是想问李元芳之事?”终于,狄仁杰出声打破了这平静。

    “不愧是爱卿。”武则天轻笑道。

    “ 微臣觉得他并非魔种奸细,且此人人做事也细心谨慎,直觉甚是精确,是可用之才……”

    “继续。”
 
   “因有魔族血统,不清楚年龄,他自己也不太清楚。按骨龄发育,是少年时期,莫约十五六岁。底子尚可,但还有些孩童心性,若想重用还需些磨砺……”狄仁杰站在一旁,平静地叙述着他的分析,墨色的眸里是一贯的波澜不惊。

   【啧,这算个啥?算有好感吧…… 毕竟有夸奖?
    个屁咧!朕问你那个小东西怎么样,不是工作怎样啊!是你觉得,额,当媳妇怎么样的怎么样。朕可是在为你的终身大事着想!你咧!?脑子里只有工作工作,活该单身一辈子。】
 
   武则天不耐烦似的挥手打断了狄仁杰的叙述说道:“其实,朕叫爱卿来,还有一事。”
  
  狄仁杰微躬着身子答道:“殿下请讲。”
   
“爱卿也不小了吧,一直为长安而忙碌,至今仍未婚配。朕心里也颇为惭愧啊。”

    “皇上的意思是?”

    “爱卿也不用装糊涂了,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爱卿可有意中之人?”

    狄仁杰身子微微一愣,把身子弓地更深了,使人看不清他晦暗不明的表情。似是思考了小半晌才答道:“回皇上,没有。”

    武则天没注意到般,自顾自地接了下去。“张丞相家的小姐,知书达理、温婉善良也是大家闺秀中的佼佼者,且对爱卿也甚是倾慕……”

    “全凭皇上安排。”
 
   “哦?”武则天的嘴角悄悄攀上一抹微笑,“那朕就自作主张帮你牵牵线了。”

    “多谢皇上……那,微臣就先行告退。”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渗进了狄仁杰的语气。

    “去吧。”

    “等一下!朕差点忘了。”武则天叫住了几乎是要快步冲出御书房的狄仁杰,“对了,明天宣那个小密探上殿让朕瞧瞧。”

    “是。”背对着她的狄仁杰丢下个情绪不明的回答后,便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 狄仁杰在皇宫的大道上慢慢地走着。秋风瑟瑟地卷起几片落叶,又无力地将它们抛下。“没有…意中人……吗?”狄仁杰骨节分明的手默默放到了自己胸口。攥紧,又松开,扯出一抹苦笑。心,有些难受。闷得慌,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,喘不过气;又疼得慌,像有一根根小针在刺着,痛到心上。

    “呵。有,又如何呢?”

    抬头望着天空,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想起女帝明天还要召见李元芳。想到那只小东西之后,狄仁杰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笑。自从他来了后,狄府可是热闹了不少。虽说开始还有点芥蒂,可凭着一张甜嘴和娃娃脸,现在狄府的老老少少都对他喜欢得不行。

    这点热闹与温馨是他很久以前,就再未体会过的。似乎…是家的感觉吧。想起少年的笑脸,狄仁杰不知怎么地加快了点脚步。

TBC.

作者有话说:
   一直觉得女帝腐女设定贼可爱啊!!!为了尽量不ooc,我也有好好琢磨的。女帝也不是什么傻白甜,她对元芳也不是一下就百分百信任之类的。
   狄仁杰故事里说过他有喜欢的人,这里本作者会好好把他掰弯的!ԅ(¯﹃¯ԅ)在这里是设定的是他对武则天的仰慕与敬佩,然而我们的老处狄也并不清楚自己的感情之类的吧。【我不知道我在说啥_(:з」∠)_】
    希望大家喜欢嘞~( ̄▽ ̄~)~

双芳日常训练【之类的?】

嗝儿……
可爱属于芳芳,
ooc属于我_(:з」∠)_
  
  “就这样还想当密探?”
    特种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元芳,湛蓝的眼里不带一丝波澜,并不算十分刻薄的话语配上他独特的嗓音,让李元芳的自尊又一次被狠摔在地。
    “再来!”
     李元芳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,撑起身子再次站起。
    特种没有说话,向后退了几步,右手背在后面朝他勾了勾手指。
    李元芳死死盯着特种,原地跳了跳下。
    行动!
    李元芳小腿蹬地,一条红色的闪电瞬间蹿了出去,只留下一阵尘土和一串铃铛的余音。
    “速度有进步,但动作还是太明显了!”特种皱着眉头厉声道。他左手比成刃状,准备向身前的李元芳砍去。可这次,他想错了。
    李元芳脚步一转,鬼魅般地闪到了特种右侧,右手握拳,狠狠向特种挥去。尽管特种反应再快也只在瞬间堪堪将两臂格挡在左侧,可李元芳这次却没打算放过他。
    李元芳的拳头在毫厘之间划过他的面前,还未等特种有任何惊讶,李元芳一下压低重心,拉开弓步,划过去的右拳被左手用力一推,手肘狠狠击中了特种的腹部。
    “咳!”
    特种一个踉跄向后退去,李元芳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。只见他猛地冲上去,将特种一下扑倒在地。没给他反抗的机会,李元芳左手钳制住他的双臂,膝盖抵在特种的胯骨,右手扬起,锋利的指甲在阳光下反射的光让特种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。
    等了许久,撕裂肌肉的疼痛却迟迟没有传来,钳制着双臂的力量也在慢慢减弱。特种睁开眼睛,只看见李元芳低着头,手挡在脸前,可微微颤动的双肩却泄露了他的情绪。
    “怎么了?”
    特种一下慌了神,坐起来将李元芳揽入怀中,用拇指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。
    “这次表现很好啦,怎么了?”
    “对不起,我,下不去手。我又没完成任务。”
    李元芳跨坐在特种身上,抽抽噎噎地答道。
    “没事,下次继续嘛。”
    特种也只能揉揉李元芳的头当做安慰。
    李元芳抬起头看到眼前望着自己的特种慢慢靠近,湛蓝的瞳孔只映着他一人,不自觉地闭上了眼。
    “你以为我要亲你吗?”
    听到某人带笑的声音,李元芳气愤地睁开眼盯着特种,却不料他突然凑近,两唇覆盖在了一起。
    “唔!”
    血液腥甜的味道在两人口腔中交织蔓延,特种一只手将李元芳紧紧禁锢在怀中,另一只手托着他的头,让他无法逃避开来。直到李元芳觉得自己肺里的氧气已经消耗殆尽,特种才恋恋不舍地放过他。
    李元芳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,嗔怒地盯着特种。特种的额头轻轻抵在李元芳的额头上,笑着说,
    “恭喜你,猜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