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七啦啦啦~

啦啦啦,咸鱼一条~( ̄▽ ̄~)~
喜欢被评论哦( ー̀εー́ )
我是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……(๑>؂<๑)

狄芳

#我觉得我真的是非常不负责了,已经要弃坑了_(:з」∠)_今天打开备忘录看见了这个,然后填了点。唉~凑合凑合吧,下次估计又要贼久了【求轻点揍】
哦哦哦哦哦!链接在评论!

    李元芳其实除了在工作和工作上很细致外,平常生活上经常马马虎虎的。就像他从来没有注意到过,为什么爱踢被子的自己很少感冒;为什么自己经常忘记去领飞镖,袋里的飞镖却从未不够用过;为什么就算是冬天,每次晚上巡逻回来,总是刚刚好有一桶暖呼呼的水让他泡澡………
    狄仁杰总觉得日子还有很久,他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情,但他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时间等着元芳再慢慢长大些。
    但,意外是谁也预料不到的。
    只有那夜的支援部队和女帝知道李元芳的事。对外,狄仁杰都说李元芳是被排去紧急任务了。虽然狄仁杰表面上却维持的很好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那吞心噬骨的钝痛是如何在他的身体里肆虐。
    这个谎言能坚持多久,狄仁杰不知道。就像他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他也不知道。狄仁杰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没睡好了。与其说是睡不着,不如说是害怕睡着。他无法控制自己一次一次梦见他的小密探,一次一次地梦见他死在自己怀中,一次一次无能地看着自己的衣服被小密探的血染成红色,再一次一次渐渐凝成深褐色……
    他曾经跟李太白一起喝酒,想倾吐些什么,可李太白说他只是一直在念叨一个名字——“李元芳,李元芳。”
    “那么想他就接回来呗,至于这样吗?”
    “回不来了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 “回不来了……”狄仁杰却只是灌着一杯又一杯的酒,仿佛呓语般地说着。
    李白好像明白了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。他没有再说话,只是陪着狄仁杰一杯又一杯的灌到了天明。
TBC.

是糖是糖啦!只是暂时死亡
不知道怎么加之前那个的链接诶qwq【这个作者是智障】唔~反正我也没写过啥,想看的自己点一下我的主页里?谢谢大家了_(:з」∠)_【如果有人教教我就更好了】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