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七啦啦啦~

啦啦啦,咸鱼一条~( ̄▽ ̄~)~
喜欢被评论哦( ー̀εー́ )
我是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傻鸡……(๑>؂<๑)

狄芳【武则天视角】

    #啦啦啦,先说好ooc属于我,谁都别抢!
    朕,武则天,是历史上唯一的女皇,更是这盛世之主!

    ……还是个腐女…       

    朕有个亲信叫狄仁杰,虽说他工作兢兢业业,一丝不苟,这很好。但狄卿的感情史却似乎一片空白……狄卿为这大唐盛世也是付出良多,若狄卿因忙于工作独守终生,朕可会过意不去啊。是男是女,是人是妖好歹给朕点念想啊……
1
    【那夜之后,那小魔种成了狄卿的新密探。虽说隐约看到了是个兽耳少年,但毕竟是魔种,不可掉以轻心,相信狄卿也是明白这点的。
    挺好奇,他是如何能说服狄卿的。
    让探子调查了一下,李元芳,有弟弟妹妹在长安城,不太可能是间谍。为了保险起见,那少年以贴身密探的理由放在了狄卿身边,又赐给他的弟弟妹妹一套院子,毕竟有个把柄在手也可放心些。
    不过仔细想想…兽耳少年啊…可爱…说不定,狄卿的桃花要开了。】
2       
    【今天准备试试狄卿的口风,若是狄卿有好感,那朕帮着撮合撮合也不是问题,嘿嘿嘿嘿……
    咳咳咳,朕这是为了狄卿的终身大事着想,是的,就这样而已。】

    早朝后,御书房。

    武则天慵懒地斜靠在椅子上,一只手撑着头,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那雕花檀木桌,寂静弥漫在御书房中,只有那一声声清脆提示着时间的流逝……

    “皇上,可是想问李元芳之事?”终于,狄仁杰出声打破了这平静。

    “不愧是爱卿。”武则天轻笑道。

    “ 微臣觉得他并非魔种奸细,且此人人做事也细心谨慎,直觉甚是精确,是可用之才……”

    “继续。”
 
   “因有魔族血统,不清楚年龄,他自己也不太清楚。按骨龄发育,是少年时期,莫约十五六岁。底子尚可,但还有些孩童心性,若想重用还需些磨砺……”狄仁杰站在一旁,平静地叙述着他的分析,墨色的眸里是一贯的波澜不惊。

   【啧,这算个啥?算有好感吧…… 毕竟有夸奖?
    个屁咧!朕问你那个小东西怎么样,不是工作怎样啊!是你觉得,额,当媳妇怎么样的怎么样。朕可是在为你的终身大事着想!你咧!?脑子里只有工作工作,活该单身一辈子。】
 
   武则天不耐烦似的挥手打断了狄仁杰的叙述说道:“其实,朕叫爱卿来,还有一事。”
  
  狄仁杰微躬着身子答道:“殿下请讲。”
   
“爱卿也不小了吧,一直为长安而忙碌,至今仍未婚配。朕心里也颇为惭愧啊。”

    “皇上的意思是?”

    “爱卿也不用装糊涂了,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爱卿可有意中之人?”

    狄仁杰身子微微一愣,把身子弓地更深了,使人看不清他晦暗不明的表情。似是思考了小半晌才答道:“回皇上,没有。”

    武则天没注意到般,自顾自地接了下去。“张丞相家的小姐,知书达理、温婉善良也是大家闺秀中的佼佼者,且对爱卿也甚是倾慕……”

    “全凭皇上安排。”
 
   “哦?”武则天的嘴角悄悄攀上一抹微笑,“那朕就自作主张帮你牵牵线了。”

    “多谢皇上……那,微臣就先行告退。”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渗进了狄仁杰的语气。

    “去吧。”

    “等一下!朕差点忘了。”武则天叫住了几乎是要快步冲出御书房的狄仁杰,“对了,明天宣那个小密探上殿让朕瞧瞧。”

    “是。”背对着她的狄仁杰丢下个情绪不明的回答后,便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 狄仁杰在皇宫的大道上慢慢地走着。秋风瑟瑟地卷起几片落叶,又无力地将它们抛下。“没有…意中人……吗?”狄仁杰骨节分明的手默默放到了自己胸口。攥紧,又松开,扯出一抹苦笑。心,有些难受。闷得慌,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,喘不过气;又疼得慌,像有一根根小针在刺着,痛到心上。

    “呵。有,又如何呢?”

    抬头望着天空,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想起女帝明天还要召见李元芳。想到那只小东西之后,狄仁杰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笑。自从他来了后,狄府可是热闹了不少。虽说开始还有点芥蒂,可凭着一张甜嘴和娃娃脸,现在狄府的老老少少都对他喜欢得不行。

    这点热闹与温馨是他很久以前,就再未体会过的。似乎…是家的感觉吧。想起少年的笑脸,狄仁杰不知怎么地加快了点脚步。

TBC.

作者有话说:
   一直觉得女帝腐女设定贼可爱啊!!!为了尽量不ooc,我也有好好琢磨的。女帝也不是什么傻白甜,她对元芳也不是一下就百分百信任之类的。
   狄仁杰故事里说过他有喜欢的人,这里本作者会好好把他掰弯的!ԅ(¯﹃¯ԅ)在这里是设定的是他对武则天的仰慕与敬佩,然而我们的老处狄也并不清楚自己的感情之类的吧。【我不知道我在说啥_(:з」∠)_】
    希望大家喜欢嘞~( ̄▽ ̄~)~

评论(8)

热度(61)